图片 3

谭佰文:作者想透过冰球寻根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喜欢冰球,甚至可以说很抵触,更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一名职业冰球运动员。”谈到自己的职业生涯,黄鹏这样感慨到。

“虽然从小在加拿大长大,但我的根在中国,我非常期待可以代表中国队出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梦想。”华裔冰球运动员谭佰文非常直接的表达了他为国征战的想法。并表示,来中国打球是血缘的召唤,现在只差一本中国护照。

冰球在哈尔滨是一项再普通不过的运动,很多小孩被送去学冰球,黄鹏也一样,父母为了让他强身健体,直接给他选择了这项最普通的运动,这让他很不屑,打一开始就对冰球提不起兴趣,训练学习的时候完全敷衍了事,就想赶紧草草收场去和同学们玩。教练对他也是各种责怪,说他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对这段经历,黄鹏如今回忆起来更多的是调侃,他讲到:“那时候感觉自己做什么都不对,后来才理解,或许是因为教练觉得我条件不错才想给我更多的指导,恨铁不成钢吧。但当下那种压抑的状态让我甚至对冰球有点反感,生活的很不开心,心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2017年对于冰球运动员韩宇航来说是一个幸运的年份,从小学习冰球的他终于梦想成真,同年先后进入中国男子国家冰球队、昆仑鸿星职业冰球俱乐部。同时,“运动健将”称号加持的他在别人眼里成了“幸运”的代名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背后是不忍回首的艰辛和接下来更艰难的开始。用他的话讲就是“一切像回到了原点,感觉比预想的还难。”而所谓的幸运背后是他迎难而上的那份坚持。

谭佰文是昆仑鸿星奥瑞金队的一名华裔后卫,和队里其他华裔球员相比,他是最喜欢谈论自己祖先的一位。据说,当初加入昆仑鸿星从谈判到签约只用了大概十天,对他来说,这不是权益的交换,而是心之向往,他想通过冰球寻根,回到灵魂开始的地方。

很快,生活给黄鹏起了新的头,不是不需要学冰球了,而是他被专业队选中,要正式成为一名冰球运动员,这是黄鹏不曾想到的事。“知道被选到河北承德的消息后,整个人有点懵,当时我13岁,此时学习冰球的那种焦灼痛苦已经持续了3年。突然被认可,要成为一名专业球员,这让我始料未及。我甚至觉得我完全不了解自己,就像发现了新大陆,心想我得正视这个结果,不能再拧巴了。”所以在黄鹏的概念里,他从此时起才真正开始学习冰球,积极适应,努力锻炼,学习冰球文化,还有了自己的偶像,当他认真对待这件事的时候他发现,冰球是一件如此有魅力的运动,完全被吸引。黄鹏说:“我差点和冰球失之交臂,好在一切都不晚。”

韩宇航出生在哈尔滨,这里的孩子选择冰雪项目似乎不足为奇,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荣誉加身。当得知他入选国家队后不久又顺利进入职业队时,最开心的是韩宇航的妈妈,“可以说是喜极而泣,庆幸当时没放弃,对于现在学习冰球的家长来说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范本。只要孩子喜欢,一定要支持他们学习下去!”原来,当时为了担心练习冰球耽误学习,韩宇航的妈妈曾一度想让他放弃,“冰球是我最大的兴趣,只要一有时间我就练球,不用人督促,完全是自己的意愿,所以我和妈妈说自己不会半途而废。”不过,能让韩宇航妈妈转变想法的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也在打冰球,而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不是别人,而是邻居也是现同为昆仑鸿星奥瑞金队队员的项旭东。看着两个孩子的执着以及对冰球的那份热爱,两家家长被感动并成了他们最忠实的球迷,这两个孩子也不负众望,从哈尔滨体校一起入选国家队、又一起走上职业球员道路,他们成了当地冰球圈里的榜样人物。

28岁的谭佰文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城,他的父亲是广东人,妈妈是加拿大人。虽然出生在加拿大,但中国对他来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这和他父亲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谭佰文自豪的说:“我有一个中国胃,我爸爸在魁北克开了一家中餐馆,我是吃中国菜长大的。”此外,据他讲,父亲还会在每年长辈的忌日安排家人一起祭拜祖先,通过烧纸钱这种最为传统的中国祭祀方式为祖先们寄托思念。这让谭佰文的内心大为震撼,深受影响,由此对中国这片血脉相承之地有着深厚又真切的归属感,并期待着什么时候可以来中国看看,因为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从这片土地上走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