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虑症

:2016-05-20 15:17:00

我家里面如果吵架,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我爸打牌输了,要么是我爸借别人钱了。上周,我和我爸吵架,也是因为钱的问题,这让我自己很难受。

   
这个世上有没有一种病叫做躁虑症,它会折磨着你让睡不着,吃不下。但是在身边有人的情况下却又显得一切如常,让世间所有人觉得你过的很好。这种病你不会和任何人讲就算是拥你入怀,惜你如命的爱人。可恨的是它并不是由病毒,流感或者是细胞病变引起的,而是由你爱的人,误以为懂你的,打着为你好的名义的人送给你的。你越爱他们你就会病的越深,倘若真的有这种病我恐怕已病入膏肓。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家住农村,我爸是陶渊明类型的人,不顾众人的反对,要回家呼吸新鲜空气。然后我在读大学,我弟在上高中。

   
自从家里盖了房欠了钱以后,整个家的氛围都好像变了。父母每天都忙着挣钱,除了我和弟弟上学的正常生活费(吃饭的钱)能给以外其他的开销基本为零,而我正值大四,面临找工作的时候会适当多一笔开销而我只能借钱,本来打算考研的我在考研的最后一个月选择了放弃,我觉得我考不上占一半父亲和母亲潜移默化的让我放弃占一半,换句话说他们本来也不支持我考研,到后来干脆就劝我放弃,很明显又拙劣的劝退手法就是经济制裁。因为经济原因就算我考上研究生他们是不会给我学费(大学四年学费全部贷款),就算我带款交了学费生活费也是问题,更何况弟弟还在外省上大学。如果我去读研究生了我有了生活费了想必他的生活肯定比现在更拮据。

讲述人:吴菁菁女30岁公司职员现居桂林

大学开学的之前,我的学费还是没有着落。由于是三本,学费太贵了,要两万块钱。我一个刚刚毕业的高三学生,在台球厅当服务员,然后挣开学的生活费。学费全部都压在了我酒店清洁工的母亲上面。

     
因为这份沉重的爱我不能为所欲为做自己喜欢的想做的事。妈妈经常说我是家里的长女应该懂事些,多让着弟弟,多帮家里分担一些事,再让我看看我们村有几个女孩子上过大学,我们家把我供到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应该开始学会回报了。只要一打电话就把家里的经济状况,欠的钱给我说一遍,她和我爸的不容易再说一遍,最后提点我弟弟没有生活费了,诺诺的让我把攒下的生活费给弟弟打一点过去等她有了再给我,然而她不再会有。

都说有儿有女的家庭好福气。但是,如果做父母的不会做父母,做儿女的不会做儿女,这样的家庭不会省心。再甚者,父母离婚了,关系的复杂可以想象。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苦不堪言。

我爸的妹,我叫幺爹。私底下让我别读书了,说我家供不起。还不如现在就在台球厅上班,一个月还有两千块呢。我当时听了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真的很心寒。我当时考大学的时候,她冷嘲热讽说我不听话,考不上。现在考上了,也劝我不要读,反正道理都在她那里。后来,我喉咙里面说借钱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我很明白他们的用意,我也知道他们不容易。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家不像现在这样经济拮据,倘若他们有能力肯定会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小心的试探我,让我去工作,帮家里分担压力。可是我又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在近几年就还完欠的钱,为什么不能等让我去考上读完研究生,我弟毕业以后我们两来还,急什么?也许在我还不够成熟的思想里一直认为感情要比金钱重要的多。我觉得人活的时间是有限的,但是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时间不给人后悔的机会,但是会把挣钱和还钱的机会在后辈身上得以延续。所以为什么父母不能放慢挣钱的脚步多陪陪家里的奶奶,多和我们这些孩子交流呢?

交换抚养权

对了,还有我爷爷,也不让我去读书。他是老中医,一个月六七千吧。可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奶奶偷偷给了我一千块钱,然后听说被爷爷骂了。这口气,我忍了,我是真的没有钱。爷爷说,让我去读一个专科,这样学费便宜,还能帮我爸爸减轻负担。

     
所爱的人给的病痛当你爱他们越深时,越难以治愈。但你还不能开口诉说因为你爱他们、心疼他们怕你的实话刺痛了他们。所以你开始装,装的风轻云淡。你没考到第一是你不努力你没用,你没拿到奖学金是你不认真学习老出去和同学鬼混,你没找到工作是因为你这个人不行不会说话……。其实我有多大能耐,我有几斤几两,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有没有努力,我有没有出去鬼混……你们不知道吗?

签离婚协议时,父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我由妈妈抚养,弟弟由爸爸抚养。女儿和妈妈的关系毕竟亲些,能和妈妈一起生活,我当然高兴。但是离异后,妈妈的性格变化很大,脾气越来越暴躁,我的日子并不好过。

还有舅舅,两个。大舅没问我一声情况,我也没去找过他。后来二舅在我上学的时候给了我一千,让我好好读书。说我外婆去世的时候,最疼我了,让我一个人在外地要照顾好自己。

       
躁虑症不是抑郁症因为我并没有想死的念头,也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我只是睡不好,吃不下,但是我还是想为爱的人努力让他们过的更好,等他们满足了我就该有自己的生活。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懒得去管妈妈的唠叨,以及那些她招惹男人的流言蜚语。我顺利考上了高中。那年暑假,因为没有暑假作业,也没有任何压力,我过得非常愉快。见我每天都有活动安排,妈妈生出醋意:“你过得潇洒呀,没见我每天累得像狗一样,都不晓得帮忙。”

对了,还有我表哥,公务员。我妈去借钱的时候,他一直看不起我的三本院校。我小时候最喜欢他了,可是中间因为我弟的一件事,我和他的关系剑拔弩张,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我妈找他借钱的时候,我不知道。听我妈说,我表哥当年读书的时候,我爸妈出了很大得一份力,把钱借给了二舅。我只记得我妈回来的时候很失望。

我问妈妈需要帮什么忙。“你弟要上初二了,学习一直不好,还有一个月才开学,你去你爸那边帮你弟补习。”姐姐帮弟弟补习,我当然不会拒绝。可是我这个弟弟,玩心太重,还和社会上的男人瞎混,一副混混仔的模样。我每天都去给他补习,尽了自己的全力,效果却不如人意。

最暖心的竟然是我高中的弟弟。他给了我四千块钱。拿钱是他初三叛逆,要出去打工不想读书了,出去了半年,然后还是觉得读书好。当时,已经不能上普通高中了,只能读中专,可是我弟想读普通高中。当时,我去求我表哥,我能想到最神通广大的人就是他了。但是,这件事情,我表哥头一天还答应,第二天就拒绝了。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和我表哥的关系一落千丈。我弟把他的四千块钱给了我,对我说道:“姐,我一直很敬佩你!”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他比我还小两岁。当时,我一个人在外地的时候,我弟还问我,“姐,我出去做兼职了,手上有几百块钱,你差钱告诉我。”在我们看来,几百块钱已经是大钱了。

开学在即,我以要买学习用品为由,拒绝再去给弟弟补习。缺席第二天,爸爸打来电话把我骂了一通,说我只顾自己不顾弟弟。那天开始,我对爸爸心生厌恶。想到一开学就能解脱,我忍住了。

东拼西凑,我中午可以去开学了,走的那天,我几乎是拿走了家里面所有的积蓄。我自己买的机票,自己装的行李,我妈抱着我觉得死去活来的,因为这大学四年,我不想再回去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

可是,寒假,我还是回去了。当别人听说我给我弟买了一件几百块钱的大衣时,所以人都说我疯了。可是,我弟很开心,我也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还有两天就要开学,我高兴地把住校的东西清点了一遍。妈妈走进我的房间,轻声跟我说:“你爸跟我讲,他想和我交换抚养你和你弟。”“什么叫交换抚养权?”“就是你由他抚养,我抚养你弟。”“我都住校了,哪个养还不是一样,不就是每个月给点生活费而已。”“还是不一样。他养你的话,你周末回家就去他那边,你弟过来跟我住,住你的房间。”我感觉晴天霹雳。

   
 现在,我过得很苦,却也知足。我一个人打了两份工,自己供自己。我弟的大衣钱也是我的工作来的,我不找我妈要生活费。

“妈,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样放弃我呀?”妈妈无奈地回答。“是你爸提出来的,他的脾气你晓得,不答应的话他会闹。再讲了,你弟现在跟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你爸管不了他,只能我来管,我的话你弟还是会听的。”“那我以后周末还是回家可以吗?我不住家里。”妈妈态度坚决。“既然你爸来养你,你肯定要回他那边,要是他不给你学费和生活费,你怎么办?”

     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感觉真好。

想及以后的生活,我痛苦不已,感觉要入地狱一般。妈妈的态度再明显不过,她是偏爱弟弟的,我无法改变父母重男轻女的想法,只能随机应变。开学第一周,我两边家都没有回,留在了学校。

     我是真的穷怕了,真的。我永远记得大学开学之前的一个月的绝望,无助。

妈妈的电话打到了宿管阿姨那里。她把我骂了一通,说我不顾及爸爸的心情,他可是煮了一桌子好菜等我回家。虽然不情愿,我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