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赣南蚕桑第一村

现场负责收购的德清干山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安吉今年的蚕茧质量不太好,价格只能收到1600元/担。至于收到什么时候,她说:“我个人替公司收的,钱用完了也就不收了。”

事实上,采桑果在近几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吸引了不少周边城市的市民,桑果园里,人们边采边吃,不亦乐乎。

“以前,散户把蚕茧当原材料卖给中间商,合作社成立后,统一价收蚕茧,价格稳定,合作社的利润中40%还会再分给村民,这样村民每年可以拿到两笔钱。”雷振声介绍,蚕桑收入平均占到村民全年总收入的46%。

在垅坝村,李苗新一家正在摘蚕茧。今年75岁的李苗新已经有30多年养蚕经验,最多的时候春蚕就养了8张,一年养两季,种桑养蚕是一家人的主要收入。“今年春蚕只养了3张。之前都是安城茧站收购的,这次打听了好几天还不知道什么地方能收茧。”李苗新说,“急啊!摘下的茧放久了就会出蛾子,蚕茧就没用了。”

“去年村里新增了500亩果桑,既可以发展观光采摘游又可以榨果桑汁出售,保守估计这块产值约有500万元。”雷振声说,村民们还引进了桑木耳的做法,将原本废弃的桑枝条碾碎、灌袋,放在田里一到春季便会长出木耳来。“桑木耳口感好,营养成分比一般木耳好,市场上散卖也要每斤60元左右。还能赚一笔呢。”

事实上,采桑果在近几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吸引了不少周边城市的市民,桑果园里,人们边采边吃,不亦乐乎。

刚刚进入马村,笔者看到,很多村民挑着蚕茧往一户人家走去。一打听才知道有外地人在收购蚕茧。得知笔者是来了解蚕茧的情况,蚕农们七嘴八舌说开了,不过大家反映最多的就是以前全县有好几个收购点,蚕农不愁没地方卖茧,而今年不知怎么回事,迟迟不开秤,也不知道啥地方收购。无奈之下,看见有私人来收购,就赶紧挑着蚕茧来卖。

不到十年成了浙北蚕桑第一村

2007年,蚕茧产量从20公斤增加到50公斤,新品种吐丝质量高,蚕茧价格又从50公斤400多元涨到了850元。量价齐升,村民们都尝到了甜头。去年,50公斤蚕茧可以卖到2050元。现在全村有4680亩桑树林,其中包括1300亩果桑,9成人家养蚕,平均年产值达到1000万元。

图片 1

2007年,蚕茧产量从20公斤增加到50公斤,新品种吐丝质量高,蚕茧价格又从50公斤400多元涨到了850元。量价齐升,村民们都尝到了甜头。去年,50公斤蚕茧可以卖到2050元。现在全村有4680亩桑树林,其中包括1300亩果桑,9成人家养蚕,平均年产值达到1000万元。

不到十年成了浙北蚕桑第一村

曾经红火的蚕桑产业,为何会沦落到这般地步?请看下期报道。

一个小村怎么不到十年就成为浙北蚕桑第一村

一个小村怎么不到十年就成为浙北蚕桑第一村

梅溪镇马村是安吉蚕桑基地,有专业的合作社,该村的蚕茧收购情况如何?

原标题:一个小村不到十年成为浙北蚕桑第一村

到2005年,村里也没几户人家养蚕,那时蚕茧质量不高,卖不起价格,村民们快失去了信心。

据悉,目前马村、三官、良朋茧站正在收购蚕茧,请蚕农互相转告,并自行前往出售。

去年,马村蚕桑产业的产值突破千万元,桑树成了全村村民的致富树。

马村蚕桑合作社社长雷振声是发展的关键人物。原来他只是马村的乡村医生,并不懂养蚕,“家里小孩上学钱不够花,只有想别的法子赚钱,偶然养了几张蚕种,一季下来赚的钱正好给孩子交学费,于是就发动左邻右舍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