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点赞!彭泽好人22年如1清远顾失明公婆

自古以来,婆媳之间都是一种天敌关系,在生活中,她们相互摩擦,不断介怀,一点一滴产生隔阂,从而走向相互不能理解,彼此不能包容的地步。而国网彭泽县供电公司有这样一位普通员工,她叫齐丽,22年如一日照顾失明的婆婆,用这样的事实打破千年不变的陋习,被街坊四邻传为美谈,也被公司同事称作“心灵最美的儿媳”。

导读:“儿媳,我买房又给彩礼,孩子随你姓?”“妈,一个孩子随我姓”

叔叔阿姨 以后我就做你们的拐杖

“孝心绳”串起敬老情 黄墩好儿媳照顾失明公公十余年

我们说到孩子的姓氏这个话题,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孩子应该随父亲姓,这好像是自古以来一种默认的规矩,已经深入人心,那么在现实生活中,有的孩子会随母亲姓,这也必须是有个善解人意的婆婆和大度的丈夫,不然作为男人,为了面子,
不会让孩子跟随妻子姓,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姓氏这个话题吧,当然也和婆媳有关。

见到齐丽时,时间是正午12点,她正在桌上夹菜伺候婆婆吃午饭。了解到我此行的目的,齐丽脸一红,认为这是她该做的事情,本能地拒绝,在我再三鼓励下,才慢慢谈起。

发布时间:2017-02-27 09:32:32

今年46岁的焦玉新,是岚山区黄墩镇张家蒲汪村一名普通村民,她的公公张记礼在2006年双目失明后,她十年如一日,精心照料着。并在公公的院子里,拉起了一根“孝心绳”,以方便公公出门时,手扶着这根“孝心绳”在院子里散步,不至走失和跌倒,成为乡邻们交口称赞的“孝顺媳妇”。

焦玉新的公公张记礼已经88岁了,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身体还算硬朗,唯一的不便就是眼睛已经完全失明,除了焦玉新日常伺候,平时想在院子里走走,就全靠这两根绳子。农家小院里扯起的这两根绳子,不是用来晾衣服晒被子,它们是焦玉新专门为公公牵起的“孝心绳”。

“他看不见,为了让他方便,我就在这边系根绳,让他在院子里溜达溜达,去厕所也方便。”焦玉新说,公公从门里一出来就摸绳,往这边走,可以直接去厕所,回来再就沿着这根绳到屋里。如果他还想继续溜达溜达,就捋着这根绳再往那边走,从那边回来再找个板凳坐着晒晒太阳。

1999年,焦玉新与丈夫张文传喜结连理。婚后,面对患有精神疾病的婆婆和几近失明的公公,她没有退缩,和丈夫张文传一起,一起挑起了照顾这个贫困而艰难家庭的重任。

焦玉新的丈夫张文传常年在外打工挣钱养家,一年也回不了几趟家,为了让丈夫能安心打工,焦玉新自己扛起了种地、养猪、养蚕和照顾公公婆婆的重担。2006年,焦玉新的婆婆去世,随之而来的,就是公公眼睛的完全失明。刚刚失明的老人由于心情不好,经常乱扔家里的东西,还到处乱跑。

在焦玉新的悉心照顾下,公公终于慢慢接受了失明的阴影,不再到处乱跑,但是他也不愿意搬走,一直坚持住在山坡这处老房子里,这里地方虽小,却有老人看不见却依然熟悉的一砖一瓦,焦玉新理解老人的心情,但是公公住在这里,离焦玉新的家有一里多地,十几年来,她每天都是在家里做好饭后,趁热赶紧给公公送过来,亲眼看着公公吃完饭再赶回家,一天三趟,风雨无阻。

对于记者的采访,焦玉新一直显得不那么适应,她告诉记者,照顾公婆是她应尽的责任,没有什么。而这看似平常的一举一动,这普普通通的一根绳子,连起的不仅仅是老人生活的方便,更是一个儿女对于老人最朴实的牵挂。(社会零距离/直播日照记者:记者
媛媛 顺萍)

儿媳生了两个孩子,两个都是男孩,儿媳想让其中一个孩子随自己姓,她的这个想法遭到了婆婆和丈夫的的反对,婆婆跟儿媳吵了起来,婆媳矛盾出现了,最后事情如何解决的呢?

1994年,她分配在彭泽县供电局人力资源部工作。一天,在公司楼梯上,正提着水瓶到会议室的她,突然感到手中一轻,“我来帮你提吧!”她侧目一看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帮她提着水瓶到会议室,布置会场,她心中一动,认为这是一个懂得体贴勤快的小伙子。随后,在公司举办的青年联谊会上,齐丽再度与他相遇,通过一段时间相互了解后,他俩确立了恋爱关系。

图片 1

图片 2

我叫豆豆,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我是家里的独生女,虽然爸妈年收入不多,但还是努力供我念书,从没让我吃过苦头,他们也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我身上,后来我也如愿考上大学了,为了报答父母,大学四年我努力学习,也考上研究生了,毕业后我在武汉工作了三年,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为了方便照顾他们,我辞职回到了县城发展,在县城一家大型地产公司当财务主管,月薪七千出头。

1995年,男友的父母相继双目失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男友家人顿时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阴霾状态之中,对于怎样安排两位老人的生活茫然不知所措。

因为我之前把绝大部分放在了学习和工作上,导致我在个人感情上是一无所获,爸妈看到我都三十三岁了,早已步入剩女行列中的我,依旧单身,他们开始着急起来。

此时,齐丽已经与男友确定了婚约,身边的亲朋好友耳闻此事后,都劝她不要嫁过去,说一进这家门就是跳进火坑;男友也提出了分手,怕连累她。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她也犹豫,想到男友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对自己的体贴与爱护,第二天,她毅然走进男友家门。

或许是缘分,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凯凯,我们俩也算是大龄青年,面对双方父母的催婚,我们俩在交往半年后便从从结婚了。

图片 3

图片 4

在家中正在担心抹泪儿子婚事的两位老人,听到齐丽的脚步声,一起站起身来迎接。望着两位老人复杂的表情,齐丽坚定地告诉他们不要有任何想法,眼睛看不见没关系,以后自己就是他们的拐杖。

我们结婚,公婆给了10万彩礼,
婚房也是公婆全款买的,不过我们的婚礼办了两次,一次是在城里,一次是在乡下老家。这里要说一下,在我们家办婚礼的时候,我家亲戚的份子钱,我爸妈最后都交给了我们,而在婆家办婚礼,他们家亲戚朋友的份子钱却都被婆婆收走了,为这事我一直有意见,凭啥我家的份子钱我爸妈上交,老公家的份子钱,婆婆就私吞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