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女孩子汶川地震中受到损伤获医院帮助 毕业后重返这里

十年前你们救了我 现在我成了你们中的一员

图片 1

在新桥医院参加“病房高考”的三姐妹王丽、赵思莉、彭丽:

汶川地震中,衡永红得到市急救中心救助,并受医生资助读书

衡永红从当年救治自己医院的大门前走过,如今,她在这家医院工作。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田文生/摄

感谢重庆,我们现在都过得很好

十年后,已在市急救中心工作的她希望真诚地帮助他人

执笔: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田文生

图片 2赵思莉、王丽、彭丽当年携手共度难关。

重庆市急救中心门前的广场,是27岁的衡永红每天上班的必经之地,广场上立着一块大石头,上面镌刻着8个大字——“生命第一,爱的奉献”。衡永红每次走过这里,总会多看几眼这句话,“从我第一次踏上重庆的土地,已转眼十年,这句话就像我和这家医院的注解。”

“好啊,打一局。”衡永红乐呵呵地接受了记者的“挑战”。

那一天

忙于财务工作 “不觉得枯燥,活着就很满足”

5月的江风吹拂过露天球场,乒乓球飘忽不定地前蹿,27岁的衡永红穿着休闲T恤和牛仔裤,迎着风,专注而灵活地高推低挡。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8,8.0级特大地震突袭四川汶川,绵阳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学楼发生垮塌,王丽、赵思莉、彭丽被掩埋。其中赵思莉受伤最轻,当天下午获救;随后获救的是彭丽,她的父亲当晚将她刨了出来;最后获救的是王丽,左腿重伤,后被迫截肢。

昨天上午10点,在重庆市急救中心财务科,医院的各类报表、门诊票据、住院票据分门别类地被放在办公桌上。当天是五一节后第一个上班日,作为财务的衡永红工作非常忙碌。她埋头在各类数据中整理、复核,这就是她日常的工作。

10年前,命运曾向她发了一个看上去不可抵挡的高难度球,但她顽强地“接球”,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当时,她是四川省北川中学高一10班的学生。在那次伤亡惨重的地震灾难中,她是一名幸运儿。

那一月

“事情多,忙是好事儿!”三年前,从长江师范学院毕业后,衡永红成为重庆市急救中心的一名财务人员。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和一串串数字打交道,各类财务数据、报表占据着衡永红的生活,但她从未觉得枯燥,“十年前,我从废墟里被救出来,就觉得只要活着,就很满足。”

而当她完成这次“接球”后,命运再度强力“扣杀”,她的腿几乎腐烂。衡永红已签字同意截肢,是重庆市急救中心的老专家们帮她一起打赢了这一回合,保住了双腿。

地震发生十天后,王丽转到重庆市肿瘤医院治疗;彭丽、赵思莉转到了新桥医院。

休闲西装外套加牛仔裤,是衡永红最日常的打扮,她剪着干练的短发,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妹儿爽朗,看到哪个都是主动招呼,说话就对着人笑。”这是同事们对衡永红的一致印象,远远看见认识的人,她就会笑着大声招呼。十年前那个在灾难面前沉着而沉默的女孩儿,如今充满朝气。她说,生活中唯一的小遗憾,就是还没有男朋友。

尽管曾多次感受到“迎面跑来的死神所呼出的浊气”,但她没有沉沦在地震重伤的阴影里,而是开始新的人生航程,笑声清亮地行走在鲜花丛生的世界里。

在医院里,她们受到了重庆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结识了心理辅导志愿者禾叶姐姐,赵思莉更是认了重庆人赵莉为姑姑。三人后来在新桥医院病房参加了高考,均考上大专。

十年前那一幕 废墟中坚持30多个小时终被救出

图片 3

这十年

如果不刻意拉起裤腿,人们在这个爱笑的女孩身上,很难察觉到一丝汶川地震的印记,但她右腿上两道长长的深色伤疤,仍旧能让人想见那场灾难的可怕。回忆起那一刻,衡永红现在只剩下庆幸,“最重要的是人没事就好。”

2008年,保住双腿的衡永红在重庆市急救中心出院时,和部分救治自己的医生、护士在重庆人民大礼堂前合影。后排左二是衡永红的父亲衡世森。重庆市急救中心资料图片

2012年3月,彭丽回到绵竹市,在当地一家大型企业工作至今。2018年5月6日,她与相恋三年的男友结婚。

2008年5月12日,衡永红在北川县北川中学读高一,教室在三楼。一阵天旋地转后,她和几十个同学被埋进了废墟。“一片黑暗,天花板掉下来,把我掩埋住。”那一瞬间,成了衡永红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刻,如今她回想起来,都还是全身发冷。当时,她的双脚被倒塌的楼板压得死死的,根本没法动弹。在黑暗中坚持了30多个小时,5月13日傍晚,衡永红终于从废墟中被救出,因为长时间被压在楼板下,右腿已完全失去了知觉,“我当时就想,可能腿保不住了。”

地震,掩埋后的坚持

2013年,完成专升本学业的赵思莉也回到了绵竹,和彭丽成为了同事。2016年成家,现有一个7个月大的女儿。

衡永红后来才知道,她是北川中学最后几位被救出废墟的地震伤员之一。被救出时,她的双腿已经呈暗紫色,腿上全是经长时间挤压而形成的撕裂伤口,最大最长的伤口深可见骨。随后,她被辗转送至四川省绵阳市中心医疗救治点进行紧急处理。

灾难降临的前一天,地理老师吉敏为衡永红所在的北川中学高一10班讲地质知识时,提及地震话题。当晚,同学们还一起看了唐山大地震的图片和介绍。

2012年专升本毕业后,王丽回到重庆肿瘤医院工作,2015年辞职考研,并于当年结婚,成为重庆媳妇,2017年考上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

来渝接受治疗 急救中心专家努力保住她的双腿

事实上,北川那段时间常常“地面发抖”,人们对地震并不陌生。

4月17日,记者拨通赵思莉电话说明来意,她热情地在电话里答应着:“要得啥,欢迎欢迎,我们这十年变化都挺大,都过得可以,我联系一下彭丽。”

2008年5月18日凌晨两点,作为伤情最重的一批伤员,衡永红被重庆市急救中心的120救护车从绵阳接回。当时的重庆市急救中心灾区伤员救治专家组组长史若飞至今仍记得第一次看到衡永红的场景。“为了方便治疗,她剪了光头,我还以为是一个男孩呢。当时的她,伤重失血多,面色苍白,面临截肢的危险。”

2008年5月12日,大地震来了。

在绵竹市见面时,与赵思莉同来的还有她7个月大的女儿,与十年前相比,她明显成熟了许多,谈话时随时观察着女儿的一举一动,脸上洋溢着幸福。

在接回的伤员中,衡永红的伤情最重,右边的腿伤得重一些,肌肉已经被挤压破坏得很厉害,基本都已经腐烂了。有专家觉得她的双腿受损严重,保肢的难度很大,稍有不慎,不仅保不住双腿,还可能损伤肾脏、危及生命。如果要稳妥保命的话,截肢是最稳妥的选择。

当时,衡永红和同学在上历史课,老师完成了讲解,学生正在自习。

一身黑衣的彭丽则与一位高大帅气的男生手牵手,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这是我未婚夫,我们将在5月6日举行婚礼。”

“她是一个孩子,人生还很长,我们要尽量不让她截肢。”史若飞觉得,保肢是有难度的,但还是要去试一下。“哪怕就保住一条腿,还是会让她的人生不一样很多。”经过详细的讨论和研究,大家认可了他的意见。

衡永红坐在第三排靠墙处,她感觉课桌开始剧烈且无规律地抖动。

而王丽则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三人会不定期在微信上联系,只有节假日才能相互聚齐见面。

手术前,史若飞跟衡永红谈了一次话,告诉她手术有很大风险,保肢有难度。衡永红的一句话给了史若飞巨大的信心:“史伯伯,这条腿我也想保住,我一定配合好治疗,我相信你们医院医得好我的腿!”数小时后,保肢手术成功完成。经过一周的观察、换药,衡永红远端足背血流开始恢复,脚趾活动逐渐正常。

“你抖什么抖?”她笑着斥责习惯抖腿的同桌。这张课桌旁坐了3人,邻座的侯天凤也跟着她批评起来。

图片 4赵思莉、彭丽相聚在一起。

医生助她上学 学成后到急救中心工作

“我没抖啊”,被误会的同桌刚嘟哝完,就听到有人高喊“地震啦”!

彭丽:

经过重庆市急救中心整个团队的精心治疗、悉心护理,也因为衡永红顽强不屈的意志,她的双腿终于都保住了。

衡永红站了起来,地面摇得太厉害,师生们本能地往外跑。人流涌向后门逃生,门边就是楼梯。

重庆医生保住了我的腿

2008年7月25日,衡永红出院回四川继续读书,而这只是她和重庆、和救助她的医生一次短暂的离别。

她从第三排跑到倒数第二排时,再也站不住,感觉楼板一下子倾斜,她摔倒在教室里的过道上,天花板坍塌下来,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也保住了我后来的幸福

两年后,衡永红顺利考上了位于重庆涪陵的长江师范学院。史若飞用自己的书法作品参加各种慈善拍卖活动,将拍卖所得善款,全部上交给了急救中心工会,然后以医院工会的名义,资助了衡永红4年的大学学费。

尘土和瓦砾掩盖住她的长发,呼吸时“感觉鼻孔全是灰尘,呛得睁不开眼睛”。

三人中,年龄最大的是彭丽。彭丽说,当年三姐妹在病房里参加了高考,虽然考前医院和沙区政府联系了凤鸣山中学的老师来给三人补课,但由于地震对三人身心的巨大打击,发挥得都不是很好,只考取了大专。

为了督促衡永红好好学习,史医生还悄悄联系过她的大学老师,私下拜托老师好好引导、教育这个孩子。衡永红也很懂事,顺利考取会计证书,在学校表现一直优异,每年都拿奖学金。大学毕业后,衡永红几乎没有多考虑,就决定留在重庆。“这是我的第二故乡,这里有太多我需要感谢和给予回报的人。”她最终通过公开考试,回到了重庆市急救中心,成为这里的一名工作人员。

图片 5

彭丽和赵思莉考取了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2012年3月,彭丽回到了家乡绵竹市,并进入了当地一家大型企业工作至今。今年5月6日,她和恋爱了三年的男友走进婚姻殿堂。

本报记者 石亨

2018年4月27日,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安仁镇,建川博物馆聚落震撼日记5·12~6·12馆内,参观的学生。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郑萍萍/摄

“我们买了房子,准备结了婚之后就要宝宝,生活很稳定,非常幸福。”彭丽说,自己身体恢复得很好,在地震中受的伤已经基本康复。

她有颗感恩的心

她试图动一下身体,动弹不得。

当年双脚脚踝骨折外加股骨骨折的她,现在唱歌跳舞都没有问题,也不影响她穿上漂亮的裙子,活泼好动的她甚至还参加了两次迷你马拉松长跑,身体状态与常人无异,“这一切都要感谢重庆的好医生,是他们的高明医术给了我现在的幸福生活。”

好多医护都吃过她带来的土特产

每过一会儿,就有震动袭来,埋在废墟里的衡永红感觉“老是不停地在抖动”。黑暗中,她被恐怖的感觉重重包围。

地震发生时,彭丽从垮塌的教室里摔出,下半身埋在废墟里动弹不得。当时她的父亲是学校附近东方电机厂的职工,平时经常到教室给她送饭。地震发生后,彭丽的父亲第一时间赶到东汽中学的救援现场,一边高声呼喊彭丽的名字,一边根据记忆,准确找到了彭丽班级被埋的位置。当听到父亲熟悉的喊声时,被埋在废墟下的彭丽忍不住眼泪直流,知道自己有救了。

“在治疗期间,我就像是这里最受宠的孩子一样。”回忆十年前的经历,衡永红说自己得到了急救中心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而地震的伤痛也慢慢被抚平,在伤好的时候,她已经把这里当成了第二个家。衡永红觉得,回到急救中心生活、工作,能让她感觉到身心放松。

事实上,她的教室位于5层教学楼的第三层,下面的两层楼已经沉降到地面以下,她所在的楼面被推到一个角落。

冒着强烈余震的危险,彭丽的父亲找来工具,将女儿从废墟中救了出来,抱上救护车。

读大学时,衡永红每次从家乡来重庆,抵达的第一站都不是学校,而是医院。她会带上好几箱行李,只有小部分是自己的生活用品,其他的都是给史若飞和其他医生护士们带的土特产。史若飞说,“叫她不要再带了,老家过来这么远,太折腾,但她一直坚持。”直到工作后,这个习惯也还没改,急救中心好多医护都吃过衡永红带回的土鸡、土鸭。

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衡永红有惊喜、庆幸,也有慌乱、不知所措。她发现自己被压住了。镇定下来后,发现左手能稍微转动,于是小心地挤开碎砖,左手终于能活动了。

现场急救医生检查发现,彭丽除了双脚脚踝骨折之外,还有股骨骨折。当时医疗资源紧张,当地急救的医生担心彭丽患上败血症,建议她截肢,但遭到父亲坚决拒绝:“我女儿喜欢跳舞,截了肢她以后怎么生活?”

如今,衡永红偶尔会在工作间隙去和仍旧穿着白大褂、在医院救死扶伤的史叔叔摆龙门阵。看着十年前病床上那个坚强的女孩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同事,史若飞心里充满了自豪。

这给了绝望中的她一丝希望,她用左手先后“解放”了右手、头部和上半身。整个过程非常艰难,但她有了更大的空间呼吸,上身能够微微弯曲,“感觉好受多了”。

幸运的是,不久,彭丽三人获得了转院重庆治疗的机会,来到了新桥医院。经过新桥医院专家们的精心治疗,手术非常成功,彭丽不但保住了双腿,而且恢复得不错。

她的十年感悟

周围伸手不见五指。她用手摸索着,发现大腿上压着横梁,很重,怎么掀都纹丝不动,在横梁上方还压着预制板。重压下的大腿最初钻心地疼,后来不觉得疼了,却胀得厉害,很难受。

赵思莉:

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要用最大的真诚去帮助他人

她把手穿过横梁旁的微小缝隙,尽力清理小腿附近的废墟。等小腿能微微动弹时,她缩回手,发现全是血,手都是湿的。

重庆“姑姑”资助上大学

对于未来,27岁的衡永红并没有什么远大目标,“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她说自己会一直在这些她爱的和爱她的人身旁,做着最平凡的工作。在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时,用自己最大的真诚去帮助他们,“就像十年前,我遇到的那些人一样。”

她一直在出汗,衣服完全被湿透,等她确认无法清理更多时,她沮丧地发现,腿已经肿得极其严重。

听到重庆口音就亲切

衡永红说,对于医院广场上那块大石头上的八个字,她有自己的理解:“生命第一,是说生命是最宝贵的。爱的奉献,是指给需要帮助的人默默付出是一种幸福,就如自己得到别人帮助时候所感受到的快乐。”

她的小腿前端和脚部位置,压着另一个同学,最初还有温度,后来慢慢地变凉了,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反而激发了她的求生欲,“必须坚持下去!”

赵思莉是三人中年龄最小的,也是受伤最轻的,当时腰椎受伤,而经过新桥医院医生的精心治疗,目前已经完全康复,“去年怀孕时,我还担心腰椎疼痛,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重庆医生的医术真是太好了。”

深夜,废墟上的欢呼

大专毕业前,赵思莉就在四川绵阳一家能源公司实习,跟大学里学习的理化测试及质检技术专业比较对口。

周围传来各种声音,夹杂着呻吟、呼救、哭泣。衡永红确认有同学活着,“感觉他们的状态还可以。”

大专毕业后,赵思莉并没有立即走入社会,而是去西华大学读了两年,完成专升本。2013年,她回到绵竹,与已经工作两年的好友彭丽相聚,并成为同事。

她听到了邻座侯天凤的声音,她说腿也被压住了;女生苏阳的声音比较微弱,感觉状态不太好;男生付敏表示被困在一张桌子下;稍远处还传来男生景垚垚的声音。“我们相互鼓励,说一定努力坚持,要活下去”。

2016年,赵思莉结婚成家,三姐妹再次在婚礼上团聚。如今,赵思莉有了一个7个月大的女儿,开始了为人母的崭新生活。

他们用有人在地下过了7天7夜的故事彼此激励,提醒每过几分钟就相互叫一下。大家在废墟里讲述“出去以后想干什么”,讨论怎样才能尽快自救。

赵思莉说,自己能从地震巨大的创伤中走出来,除了好姐妹和家人的鼓励,更离不开众多社会好心人的帮助。比如从三姐妹到重庆住院治疗开始,一位重庆心理辅导志愿者禾叶姐姐就一直和三人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经常在微信上和电话里关心三人的心理健康,给三人做心理辅导和疏导,让她们从地震巨大的打击中走出来,并保持了健康的心理。赵思莉2016年结婚时,禾叶姐姐还专门去绵竹参加了婚礼。

相关文章